阿琳岚小说网>都市青春>春满堂(散集) > 遇上四个,却只拿下三个。。
    阿天,二十五岁,普通的上班族,有一个普通的女友,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。但在某年的过年时,这平凡的生活,起了的变化。阿天女朋友家里的人口还挺多的,有一个哥哥、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,哥哥已经结婚了,所以还有一个大嫂,阿天和她们家一样,就住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,所以她家的房间不是很多,就三个房间,分别为父母住的,她哥哥和大嫂住的,和三个女孩子挤的一间,所以,阿天平时很少去她们家,但在过年期间,实在没地方可以去了,所以,过年时,阿天只好待在她们家。

    因为阿天父母总是要去南方,而阿天又不想跟着。那一年,她父母出国在外,留下了晚一辈的阿天他们,事情就因此而发生了。阿天也忘了是过年的第几天了,大家都在客厅里看电视,大嫂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,倒了一杯给大哥喝,大哥问阿天平时喝不喝酒,阿天回:「平时和朋友出去,难免会喝一点,但自知酒量很差,所以从来不敢喝多。」

    大哥叫大嫂再去拿个杯子,说陪阿天喝一杯,大嫂转身到厨房里拿杯子,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给了阿天,叫阿天试试合不合口味,阿天拿起来喝了一口,酒很烈,「这酒好呛」,阿天呛到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大哥说:「这是纯酒,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喝,不能像脾酒一样大口饮。」大嫂从厨房拿了杯子出来,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,示范给阿天看要怎么喝。不知道为什么,阿天在喝酒的时候,大嫂一直盯着阿天看,但不是喜欢的那种眼神,怪怪的,阿天也说不上来,但因为和大哥大嫂,始终有段距离,阿天也不敢过问什么,就当作没这回事。电视播着播着播到了有点煽情的地方,她哥便说累了,拉着她老婆回房要休息,老公和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,阿天也就不以为意了,但她家的那几个女生,好像就不是那么一回事,听她们说,平常她哥和大嫂,是很少这样子的,她们几乎都不曾感觉到大哥和大嫂有过行房的迹像,于是就起哄说要偷看。

    阿天是客,也不便于太过,只能笑而不答,因为她们的房间,就紧临着大哥的房间,房间与房间的上方墙壁会留出一道不小的通气的空隙,她们三个,就等着去偷看。阿天无奈的看看女友,但她和她姐妹们一样,起哄要阿天和她们一起偷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果然,从大哥的房间里,透露出一点点的声响,听来是大嫂的呻吟声,于是她们就开始遛回房间,开始通过空隙偷看,只留阿天一个人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其实,电视里在播什么,阿天早就不在意了,只是竖起耳朵偷听,看看现在大家的动静,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声,还不时传来几个女生的笑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女友起哄拉阿天过去和她们一起看;大嫂,是一个个性很内向的人,感觉就像中国传统的那种女性,很难想像那的女人,在床上,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进到了房间,就看到她姐和妹妹,姐两个人站在床上,看着隔壁的情况,阿天女朋友挤到她们两个人的中间,拉着阿天的手,从后面抱住她可能是她看了,心在痒痒的吧。

    看到她大哥坐在床边,大嫂跪在地上仔细地帮大哥吹,大嫂的衣服扣子被解开,露出了一个乳房,阿天才在想,如果只是吹,为什么大嫂会呻吟。

    原来,大嫂的下面,被插了一支假肉棒,震动不很强,阿天想,他们是不想被其他人听到吧!大嫂用极度温柔的方式,慢慢的帮大哥吹,从侧边到顶端,仔仔细细的舔着,大哥微仰着头,双手撑在床上,享受着大嫂的温柔。

    阿天在这边看着,不由得心也渐渐痒了起来,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不规距起来了,本来手只是搂在女友肚子上,在情绪的带动下,手慢慢的移动到女友乳房的下面,轻轻地托着女友的乳房,有时又将乳房整个罩住,因为姐妹俩站两旁,女友的姐妹们在,阿天也不敢太放肆,只能控制着慢慢地扩大游走的范围,左手伸进女友的衣服里,右手则伸进女友的睡裤里探索。

    摸着摸着,女友也开始喘了起来,虽然很轻微,但阿天想,身旁的两个人,应该还是可以感觉的到,但大家都只是不说开来罢了;这种状况极度刺激。虽然是说阿天的手是在女友身上,不过,手肘一样会碰到旁边的两个人,这就是精彩所在了。

    首先,是女友的姐姐,毕竟是有点年纪的人,应该也是有经验过的,看了这样的情形,最好是能不为所动,先是言语上的调侃,她就说:「唷!你们也受不了啦。」阿天只好傻笑着说:「没有啦,看大哥他们甜蜜,我们当然也要甜蜜一点罗。」接着小妹说:「哎呀,姐,你看他的手,在二姐的衣服里面啦。」当时阿天真的脸通红,没想到小妹真不给面子,直接就揭穿阿天。阿天就回说:「要不然哩,难不成伸到你和大姐的衣服里啊。」小妹被阿天一回,脸也红了一半,接着说:「大姐你看啦,他欺负我。」「我哪有啊。」阿天说。大姐就说:「那是你,他才敢这样说。要不然,你来动我看看啊。」阿天低头看一下女友,从她的眼神看得出,她是站在阿天这边的。阿天转头对大姐说:「我来了喔。」大姐说:「你尽管来。」阿天伸手到大姐的乳房上,哇!大姐的乳房,比女友的还大,虽然隔着衣服,但在充实饱满的感觉,实在是骗不了人。

    大姐看阿天真的动手,脸也红了,但一时也不知道要接阿天什么话,就只愣在那,任阿天轻薄。阿天在衣服上游走,好像也玩不出什么,而且感觉场面变得好冷,阿天看这样下去,以后再见面一定会很尬尴,惨了。

    还好这时大哥那边又有新动静了,阿天这边三女一男的注意力,才转回视角。大嫂和大哥,不知道说了什么话,大哥起了身,到柜子里去找东西了。喔!原来是去找保险套。

    但是阿天这边……

    阿天的手,依然是一只抓着阿天女友的乳房,一只抓着大姐的乳房。抓着大姐的左手,也开始不规距了,先是慢慢滑下大姐的背后,撩起大姐身上的T恤,开始了抚摸。大姐的内衣是无肩带式的,只要稍微的往下拉,坚挺的乳房就忽而欲出了,大姐和阿天四目相对,阿天看她没有什么厌恶的表情,就继续在她身上游走,更进而将手指伸入罩杯中,直接肉贴肉的侵噬大姐肉体。阿天看一下,女友和小妹的注意力,都还在大哥那边,阿天就更大胆的直接将嘴,贴上大姐的乳房,大姐先是吃了一惊,但也是任阿天胡作非为。这时真的紧张刺激到了极点,阿天右手抓的是女友的右乳,左手抓着大姐的左乳,嘴更是贴上了大姐的右乳,大姐的右手,抱着阿天的头,任凭阿天品尝她的乳香。大哥拿到保险套了,将保险套交给大嫂,要大嫂帮他套上,大哥站在床边,让坐在床上的大嫂,用嘴巴帮他套上保险套,这一幕,让阿天离开了大姐的乳香,欣赏这一幕活春宫,但离开归离开,阿天的行动,可是一直没有停下来过。阿天的左手,轻轻刮过大姐的侧腰,来到了大姐的小穴处。

    刚到达的时候,大姐低头看了一下,再看看阿天,阿天虽然知道,但阿天故意没有转过头去,继续看着大哥那边,但大姐看完阿天后,再度转头着大哥那边,没有做任何的闪避动作,阿天的手,就深入大姐的腹部,先是伸进大姐的家居裤中,将家居裤拉低,手就在大姐的股肉上揉捏,大姐穿的是丁字裤,很容易的,阿天就摸到了她的小穴。先是用食指和中指,分开大姐的两侧阴唇,再用无名指去顶替中指的位置,让中指能顺利的插入大姐的小屄中,大姐将头靠在阿天肩上,对着阿天的耳朵轻喘,怕阿天女友发现,只要咬着阿天的肩肉。阿天的右手也没停下来,一样开始入侵女友的小穴,她的小穴,阿天就像在自己家来回走动一样,熟得很。阿天女友知道,但也没有回头,让阿天的手指也滑入她的小穴口。大哥要肏大嫂了,三女一男,大家回过神来看向大哥那边,大嫂轻咬着下唇,大哥以背后式,站在床边肏入大嫂的穴内。看大嫂从皱着眉头,到展颜露出满足的表情,就可以看出大嫂有多满足了,在此同时,阿天将右手,插入到女友的小穴中。

    阿天女友转过头来,小声地跟阿天说:「不要啦,那里还干干的啦。」阿天说:「是喔,可是大姐那都好湿了耶!」阿天们的对话,全都传到大姐的耳朵里,大姐就说:「好啊,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!我就不相信,你们都没反应。」接着,就挣开阿天的手,要脱阿天的裤子,还叫小妹和阿天女友帮她抓住阿天。大家兴趣都上来了,她们两个,还真听大姐的抓住阿天,两个人都用身体压住了阿天胳膊,美其名是抓住阿天的手,基本上,根本只是阿天抱住她们两个。接着,大姐就隔着阿天的裤子,摸阿天的下面,说也奇怪,虽然那时很刺激,但阿天的肉棒还真的没反应,大姐也很惊讶,还问阿天女朋友,阿天是不是性无能啊。阿天女友被问到这种问题,一时脸红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接着,大姐就对着阿天说:「你不行,那我妹妹的幸福,你怎么负责啊?」阿天说:「哪有啊,只是现在又没什么刺激,我怎会有反应。」

    大姐说:「现在这样还不叫刺激啊!」阿天说:「现在哪有刺激?」大姐说:「我在摸你那里啊。」阿天说:「你那哪叫摸啊,你只是隔着裤子,在那个位置上摸,这样就能让我的那里硬起来,那我也太没定力了吧!」大姐说:「好啊,那我就来看看你的定力如何?」大姐看了看阿天女友,见阿天女友没啥反应,就开始脱阿天的裤子。阿天看着女友,她和阿天一样惊慌,他们从开始就没想到,大姐怎么会玩这么大,本来只是言语上开开玩笑,过份点,大不了用手吃吃豆腐而已,哪知道大姐玩那么大。不过,现在叫停,每个人也都把怕场面搞僵,所以,也没人敢说,二女一男,就看着大姐脱掉阿天的裤子,用她的手在套弄阿天的肉棒。阿天倒吸了一口气,看着大姐在套弄自己的肉棒,也许是天气冷外加太紧张,阿天的肉棒还真的没有反应,这下大姐火了也不知道在火什么。大姐说:「阿天你看你根本就是不行,还说那么多。」